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渔家女在线阅读 - 第114章 老屋出事

第114章 老屋出事

        这把她囧了一下,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把王家干掉呢?

        根据她得到的消息,王元宝之所以会拦住自己,一半的原因是王莲示意的,还有一半的原因是自己在得月楼露的那一手……这对兄妹,不是什么好人。

        “该从哪里下手呢?”陈鱼摸着下巴,一脸的凝重。

        “鱼儿,在想什么呢?”陈海瞧着她这般严肃,过来好奇的问道。

        “哥,你是不是要跟姐夫一起去考秀才了?”陈鱼没有回答自己的事,而是反问她关心的。

        “嗯,”陈海点点头说:“姐夫应该可以了,但我……我想试试,算是熟悉一下也好,你说是不是?”他是觉得自己可以,但是夫子说再等等,所以他决定先去试试,不行当历练了。

        “嗯,”陈鱼点点头,她觉得该让陈海试试,不然保守就变成胆怯,到时候影响他的斗志……

        “鱼儿,姐出嫁了,我跟着姐夫求学,家里剩下你照顾爹娘跟两个弟弟,哥哥……”陈海想说些什么感慨的话,被陈鱼翻翻白眼不喜的打断了。

        “别说的那么酸,照顾爹娘跟弟弟是我的事,我心甘情愿,你要真的谢我,就考个状元回来,好给爹娘光耀门楣,让陈家真正抬头做人!”陈鱼觉得陈海的心性不定,有些自傲,要是自己不给他一点压力,说不定心就松了。

        陈海是陈家几代人的寄望,要是他没有考中,陈涛跟陈波的压力就更大了,也会让林氏失望,她对这个儿子,寄托的希望是压抑在心里的。

        “放心,我一定会的!”陈海一听,立刻昂首保证着,眼底里充满了认真。

        “哥,家里你放心,照顾好自己,别让爹娘担心,知道吗?”陈鱼的语气有些凝重,突然感觉到,长大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长大,意味着分开。陈燕出嫁了,想要经常回来,是不可能的。而陈海从求学开始,就甚少回家,以后就算没有考中,但娶了媳妇,也有自己的生活,考中了,就更不能经常回来……心里如此一想,失落就更多了。

        又是一年,陈鱼十二岁了。外出的朱青并没有回来,音讯全无,让朱雪很是担心,常常站在陈家门口张望着,陈鱼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不能让朱雪放下忧心,因为她心里也很担心,对朱青心里有些的恼怒。

        就算出去闯,也得给个消息,不然真出什么事了,自己就惨了。不是背负着克夫的名声就得孤独一辈子,唉,朱青……我们是谁在折磨谁啊?

        就在陈鱼心里纠结的时候,陈家老屋出了一件大事。

        这天,陈鱼跟朱雪带着双胞胎在院子里玩,他们的表情丰富多彩,逗的陈鱼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在旁边忙活的林氏是无奈的看着陈鱼道:“你还笑,看他们被你吓的……”

        “嘻嘻,真是可爱死了,姐姐爱死你们了,”陈鱼一边说,一边把看着自己发呆的俩傻小子揉在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连朱雪都忍不住笑了。

        “鱼儿姐,你看他们……”被鱼儿的热情吓得要哭不哭的孪生子逗的朱雪都忍不住跟着乐,脸上的笑容充满了真诚的快乐,跟原先的怯懦区别很大。

        在这里,每个人都真心的疼她,可以说陈鱼有的,她也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大家都现在顾着她,让她感受到了自己一直渴望的亲情,对陈家人很是依赖。

        “娘,哥哥跟姐夫外出后,让姐姐来咱家吧?”陈鱼想起了什么,突然抬头看着林氏道。

        林氏一听,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后摇摇头道:“不行,你姐夫外出后,家里就剩下你姐的婆婆,她一个人也挺孤单的,让你姐姐多陪着点,她可疼你姐了,比娘还仔细着呢。”说起女儿的婆婆,林氏也是满心的欢喜。

        原本觉得自己的女儿是高嫁了,定会受到些许的刁难,没想到白悠岳的娘卢氏对燕儿是真心的疼着,连她这个做娘的看了,都觉得自愧不如,也更为燕儿高兴,经历了磨难,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幸福。

        “呵呵,这白家婆婆可真好玩,”想起卢氏,陈鱼也觉得欢喜,这样温柔又没脾气的人,是真心的疼陈燕,这可不是真金白银能买到的。

        有一种很奇怪的缘分,叫眼缘。人跟人有了眼缘,才有缘分。卢氏跟陈燕,就是有了第一次见面的眼缘,才有了今后的婆媳缘分,情同母女。

        “胡说什么,没大没小的,”林氏瞪了她一眼,搓搓手说:“我去准备晚饭,看着涛儿跟波儿,你爹快回来了,”

        “喔,好!”陈鱼冲着朱雪吐吐舌头,调皮的眨眨眼说。

        朱雪憋笑憋的脸都红了,抱着陈波闷声笑着,心里却在祈祷着:大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嫂子可好了,对我也好,你快点回来……

        吃过晚饭后,陈冬生跟陈鱼又逗弄了孪生子一番,弄的两个小家伙翻脸大哭,被林氏好一顿责骂。嬉闹过后,各回各屋,各睡各得觉。

        半夜时分,整个村子都在安静之中,突然,陈鱼家的大门被“砰砰”的拍打着,外面响起了哭喊声,吓得屋子里的人一个激灵,都醒了。

        “谁在敲门,好像哭了?”林氏侧身听了一会儿,纳闷的问。

        “娘,是勇哥哥,”陈鱼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就穿好衣服出来了,站在林氏门口回答着,然后跑去开门。

        “老屋那边出事了?”林氏一听,跟陈冬生异口同声的叫了一起,两人立刻穿衣起来……

        陈鱼开了门,陈勇踉跄的闯了进来,看到陈鱼后含着泪哽咽道:“爷爷出事了,被人砍杀了……”

        “什么?”正出来的陈冬生一听,立刻急了,回屋抓了银子揣自己的怀里,看着林氏道:“我先去看看,你带好孩子,”

        “嗯,”林氏点点头,知道自己去了也没用,只能叮嘱着他说:“仔细点,”

        “好,”陈冬生跟着陈勇转身要走,但被陈鱼拦住了,“我也去看看,”

        陈冬生没反对,带着陈鱼跟陈勇一起走了,林氏双眼紧张的望着他们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然后关了门,心里七上八下的,根本不敢睡。朱雪也被吵醒了,站在门口看着,见林氏步伐有些沉重,就上前扶住她说:“婶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林氏挨着她靠了一会儿后说:“雪儿,你跟婶子进屋吧,晚上咱们一起睡,”

        “嗯!”朱雪没反对,她扶着林氏进屋,然后关了门……

        等陈冬生到的时候,老屋那边乱套了。孩子哭,妇人叫,胡氏嚎,一片的狼藉。

        陈老头此刻躺在地上,伤口在胸口上,血流不止,看着让人惊心,已经昏迷过去,胡氏哭得眼泪鼻涕,脸色惨白,是被真的吓到了。

        陈鱼见陈老头的伤口并不在心脏,心里一松,就上前查看了一下,见陈老头还有些微的气息,就拉住胡氏道:“奶奶,你先别哭,爷爷还有救……”,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