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渔家女在线阅读 - 第102章 谁的心歹毒

第102章 谁的心歹毒

        “这东西,能管饱,”周氏吃了一顿后,送回鱼儿带的盆子,乐呼呼的说:“我家小来贵,吃的满嘴油腻,把他爹给乐得,狠狠亲了几下……三弟妹,这东西还真是好啊!”

        “你要吃,就自己拿,反正家里现在到处都是,”林氏也笑着回答,家里堆不过了,还有很多都放在胡氏的地窖里。

        “拿了我也做不了那么好吃的,”这一点,周氏说的最实在了。

        “大伯母,红烧得放肥肉,这样才好吃,不然你就洗干净蒸着或者煨着,这样吃了,对小来贵跟妞妞也好,”陈鱼听了周氏的话后,笑眯眯的说道。

        “如今鱼儿成了大能人了,瞧着一套一套的,大伯母都懵了!”周氏笑着夸奖道。

        陈鱼送了一些,家里剩下的还是多,就连陈掌柜拉走一批,还是消耗不掉,这才开始头痛起来。

        “鱼儿,要不运到京城去吧?”聂晴在陈家住着,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吃的喝的跟陈家人一样,有时候也能帮着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所以见陈鱼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就好心的提醒着。

        陈鱼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路费就贵了,划不来!”今年她家独大,明年肯定是不行的,不然在村子里,肯定要引起众怒的。

        “那要怎么办?”

        “凉拌,”陈鱼突然露齿一笑,拍拍手说:“实在消耗不了,那就分送给村里的人,让他们拿银子来买,便宜一些,让他们都学会种,这好歹能当粮也能当菜,花样还多,跟别的不一样,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个办法,可是……有些可惜了!”对于经商,聂晴是真的不懂,但也觉得这些东西这么解决,还是有些浪费。

        陈鱼对聂晴并没有特别的要求,就让她在自家吃的跟家人一样,让她每天起来沿着院子慢走几圈,走的姿势有要求,当成最基本的锻炼。至于太极拳这些,她还真没学过,就自动放弃了。

        聂晴自己没有感觉,但陈鱼却明显的觉得聂晴的脸色红润多了,身体也渐渐好起来了,毕竟她能帮着林氏干活的时候,都不这么气喘了,但是灵儿那丫头却还是咋咋呼呼的,知道她是为聂晴好,就懒得说她了。

        陈鱼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几家人盯上了,他们正在合计怎么做的时候,南渔村,北渔镇发生了一件大事,以至于陈鱼的名声再一次响起,弄的她快要疯掉了。

        陈鱼的土豆还没卖出去,商议的结果也没跟村民说,就发生了开春以来最大的降雨,一直下了大半个月,那些秧苗全部泡在水里,弄的人心惶惶的,大家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想着怎么才能保下早稻的苗子。

        “这可怎么办啊?”周氏坐在林氏家里,语气是憔悴紧张,“再下下去的话,地都得淹没了,”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去地里一看,所有的田里都淹着水,想干也干不了。

        “老天爷不让人好过,能怎么办?”梁氏心里也焦急,她家所有的人都靠着地里那点粮食过活,现在是靠着周氏家的小作坊得点散钱银子,要出事的话,一家子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再等等吧,会有办法的,”林氏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这般安慰着。

        聂晴跟鱼儿坐在一起,看她们个个愁眉苦脸的,心里也焦急,但跟老天爷斗,谁能斗的过呢?只能希望老天开开眼,别让人活不下去。

        “这天怎么下,晴了以后必定有大旱啊,让人怎么活啊?”披着蓑衣进来的陈冬生从门外走了进来,丢下一句更让人揪心的话。

        “老话是这样说的,咱这地方,多少年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了,”林氏接了话茬,语气里也是满心的忧虑,毕竟她家买了那么多的荒地,现在已经下了番薯要出秧子的,要出事了,就不得了了。

        “要是大旱啊,咱们还怎么活啊?”周氏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最揪心的,“咱这村子里,没河没湖,所以水田也少,要是真的干旱,说不定会出瘟疫的,”

        说到瘟疫,屋子里的几个大人都颤抖了一下,对他们来说,最记忆犹新的,就是年少时那场剥夺了多少人性命的天灾加瘟疫。

        就在气氛突然沉默,个个脸上露出痛苦表情的时候,陈鱼突然站了起来,冲着陈冬生喊道:“爹,咱挖渠排水,挖坑蓄水!”

        “什么意思?”周氏呐呐的问。

        屋子里的人都疑惑的看着她,连聂晴也是,“鱼儿,你这说的要怎么做?”陈冬生的眼里闪过精光,一脸沉重的问道。

        “爹,”鱼儿也不跟他客气,搬来椅子坐他的前面,认真的分析道:“你看,现在一直下雨,水田里的水,咱是没办法了。但旱地可以,蓄水是蓄不住的,咱这里的地势高,水留下来后都是往大海里去的,无论怎么样,大海是灌不满的。咱们从山上开始,挖水渠顺着山势往下,寻个地方挖水库蓄水,以防到时候大旱……”

        鱼儿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众人的反应,见众人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到底在想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这样是好,可是大家的秧苗都毁了,早稻肯定是来不及了,今年的年份恐怕要死人咯!”梁氏赞同鱼儿的法子,但眼里还是压抑着惊恐。

        “别的我管不了,但咱村子里别出事就好!”鱼儿悠悠的说道。

        “鱼儿,你有办法?”周氏猛的抬头看着她问道。

        周氏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让鱼儿觉得压力山大了。

        “鱼儿,你可别开玩笑,这事,你担不下来的!”林氏有些担心的说。

        “先听听鱼儿怎么说,”陈冬生拦住了林氏的紧张,看着鱼儿说道。

        鱼儿顶着压力,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后才缓慢的解释道:“娘,咱家那么多的土豆,整个村里的人都看的到,要到时候真的出现干旱或者粮食不够饿死人的大事,你说咱家能不管吗?到时候村里的人暴动起来,说不定会杀人抢粮,与其这样,咱不如主动救了人家,你说是不是?”唉,当初她是想着土豆沃地,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这也不够……”周氏心里算计了一下,然后轻声说:“这早稻米没有了,晚稻肯定也有差池的,你这土豆救几个月行,救一年,有些难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排水保住山地,”陈鱼一一分析着,说的很是清楚。“虽然山水冲刷过多,番薯不甜了,但还能吃……而且,下半年,咱村里不种粮,种番薯土豆,只要听我的,熬过一年,绝对饿不死人!”

        陈鱼的话,让众人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鱼知道他们一时接受不了,就盯着陈冬生幽幽的说了句:“爹,番薯出藤后,可以剪藤插秧的……”

        “什么?”这会儿,所有人都淡定不了了,唯有聂晴跟灵儿是满脸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