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渔家女在线阅读 - 第95章 神秘来客

第95章 神秘来客

        “那老东西想明白了也好,月子里可不能哭,这次生那两个娃儿,你身子亏的厉害,可不能再哭了,明白吗?”这十几年来,说有什么值得她放心不下的,大概就是这个最小的女儿了。在家,是万般人疼,出嫁后,竟然过这这般受委屈的日子。

        如果不是女儿倔强,要强,说不定早跟陈冬生和离了,那里有现在这般拨开云雾的好日子。

        “娘,”林氏没有说什么,只是扑进她怀里,哽咽不已。

        “现在都是好日子,你哭什么?”朱氏劝慰着,眼角含泪,自己偷偷的擦了一下,然后安抚着她。

        “娘,外婆,”陈鱼嘟囔着小嘴走了进来,一脸的不快。“这小四小五到底哪个大,哪个小啊,为什么我总分不清楚?”对她来说,孪生子长的一模一样,真的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可是稳婆跟外婆说了之后,大家都记住了,唯独她记不住,心里正抑郁的抓狂。

        难得看到陈鱼挫败的样子,林氏忘记刚才的酸楚,从朱氏的怀里抬起头,红着眼眶笑着说:“这才出声,你那里看的出来,等过几天,就能看的出来了,”

        “可姐姐就能知道,”这个就是她最不服气的。要是只有林氏知道,那是亲娘的细心,她没什么可说的,可是连陈燕都知道,那就让她抓狂了。

        “呵呵……”看着陈鱼不服气的样子,到让林氏纠结的心彻底松开了。

        孩子洗三,成了陈家的大事。这一天,陈家三家的人都凑齐了,连胡氏也被陈鱼硬拉了来,林氏家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来了一大堆,有娃儿,年轻的媳妇儿,蹦蹦跳跳的,不是一般的热闹。

        这里的洗三,不需要请什么人,只是一家人凑在一起,请几个要好的,然后让长辈赐福,算是最隆重的。

        两孩子没张开,但那一模一样的小脸蛋,彻底俘虏了众人的心,都夸赞着林氏好福气,个个送的礼都挺重的。鱼儿自己也送了,一对别致的麒麟锁,是她特地要陈掌柜的去城里给打的。分开,是一直小麒麟,合上,是一直大麒麟,这样精致的东西,饶是朱氏都没有看过,更何况是别人了。

        “鱼儿,你真是大手笔啊,”看到精致的麒麟后,周氏抿着嘴笑着调侃道。

        她知道这丫头有本事,老三家能撑起来,都靠她,所以这般只是玩笑,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那当然了,他们可是我的亲弟弟,不对他们好,我对谁好啊?”陈鱼傲娇的扬起小脑袋,那模样,逗趣的很。

        若说陈鱼的礼物是精致的,那胡氏的礼物就让人惊心了。她这个抠门到极致的人,竟然也会送礼,还送了两对银脚镯。这里有个习俗,男孩是银脚镯,女孩是银手镯,但真正做到的,却没有几个。

        看到分量不轻的银脚镯,陈鱼看了陈老头一眼,见他也是满脸的诧异,可见他事先是完全不知道的。

        而众人虽然惊讶,但并没有说什么。而张氏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头,也没说什么难听的。她现在要怎么说呢?看到那银镯子,她心里是有些羡慕,但还知道那个轻,那个重。

        这陈鱼教于她们的活,两趟就得了好几两的银子,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她家就能盖新屋子,给两个儿子娶亲了。这可是这几年她一直期盼着的,所以孰轻孰重,她掂量的清楚。至于陈家老大跟老二,自己的婆娘都不生气,他们又有什么好说的。

        这陈鱼帮衬他们两家的事,他们都清楚,心里也更愧疚了。

        孪生子的洗三,热热闹闹的过去,只有笑脸,没有找茬的,让陈鱼直呼不可思议,弄的陈鱼是哭笑不得,狠狠的戳了她的脑门一下,她才安静下来。洗三,只是大家亲人相聚,但是满月,就不能那么简单了。

        这会儿,连陈海也都回来了,白悠岳就更不用说了。而黄氏带着陈元丰上门,却让陈家人惊喜了一把,这算是贵客。不等他们惊讶,这边,门口却来了一俩马车,车上的人下来后,道明了送礼的人是大胡子。

        大胡子跟陈鱼认识了那么多年,一直保持的很神秘,只有在来船的时候才能见到他,至于他叫什么,姓什么,陈家人都没想过问,连陈鱼也是,这种默契,让他们觉得不知道又如何,相互惦记比相互算计要好。

        这厢,大胡子的礼才手下,那边,又来一辆华丽的马车,可把众人惊的云里雾里了。这会儿,还有什么人呢?他们认识的人,都到了啊!

        马车上,一个年约中旬的精明马夫坐在那里,那一脸的气度,那里是他们乡下人见过的,个个都呆了,唯有陈鱼还算是镇定,上前脆生问道:“请问伯伯,车上的可是你家主子?”

        驾车的一听到陈鱼的问话,有些惊奇。他是故意放出气势想吓吓这些乡下人,却见大人们都呆了,唯有眼前的小女娃不怕,还如此稳重清晰的问出口,就不免细瞧了她一眼,沉默了半响后才悠悠的道:“是!”

        “请问你家主子是哪位?”陈鱼一点都不客气,没有家人那般卑微,反倒是挺直脊背,一点都不客气的质问道。

        不是陈鱼不懂礼貌,而是那家的客人会那么拿乔,连大胡子叔叔派来的人都是直接报上名字,还那么客气,唯有这人如此无礼,还让马夫那气势压人,自己躲在里面出声,让人想喜欢都难。

        马夫眼里闪过惊讶,随即想要开口,但被马车里突然发出的清脆声打断了。“余叔,我说了不要欺负我鱼儿妹妹,你偏要,这会儿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话音一出,马车的帘子被打开了,露出一张美丽的容颜,陈鱼一瞧,心里哀嚎:“她们怎么来了?”

        “小姐,”刚才露面的是灵儿,所以陈鱼不用猜也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了。灵儿伸手扶起马车上的人儿,翩翩下了马车。

        聂晴的头上顶着薄纱的毡帽,遮住了她的容颜,外人瞧不出什么,但她瞧人却很清楚。

        “晴姐姐,你怎么来了?”对于聂晴,陈鱼只是觉得她们的相交于那日收下谢礼后,就不该有牵扯了,却不曾想到她会大老远的跑一趟,所以有些诡异。陈鱼或许没有想到,从她跳海救起聂晴开始,她们之间的缘分就牵扯不清了,以至于陈鱼一看到聂晴,都打趣她们的是孽缘,一沾上就甩不掉了。

        聂晴原本是满脸笑意的,可一听到陈鱼的问话,就柳眉一挑,语气略带责问的质问道:“还问我,那么大的日子不吩咐人送句话来,你是不是没把我这个晴姐姐放在心里?”

        聂晴的怒气让陈鱼哑口无言,心里腹诽着:姐,我知道你住哪里啊,那天救你的时候,你是在船上的,我想着那么多天了,你早不知道游哪里去了,哪里还知道你依旧蹲在大码头没走呢?,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