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渔家女在线阅读 - 第89章 卖了鱼儿

第89章 卖了鱼儿

        “好好,鱼儿,这东西好,留下来,多少银子,跟干爹说,”陈掌柜都忍不住激动了,这陈鱼每一次拿来的东西都能让他大赚一笔,怎么能不高兴呢。

        陈鱼这一次只是拿来试一下的,就没要银子,只是略微说了几种做法,然后带着银票跟剩下的鱼肉要回家。那银票她本来想要一半的,但陈掌柜跟黄氏都说那是给她的见礼,推辞不掉,只能留下了。

        出了得月楼,陈冬生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似的,有些不敢相信的揉揉自己放着银票的胸口,不安的问:“鱼儿,这样好吗?”说着,还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几条大鱼。

        “有什么不好的,”陈鱼笑的可开心了,这会儿,心底里的烦躁能放下一半了。“咱买些好吃的,回家给娘补补,”

        “好!”陈冬生看着笑的灿烂的女儿,就没再说什么,心里眼里满是笑意,可一想到刚才那个楼公子那嚣张的样子,要是他真的要买鱼儿,该怎么办?

        心里,始终藏着一丝隐忧。

        就在大码头上提溜转得陈冬生跟陈鱼买了一些东西后,刚想回家,就听到传来一阵惊呼声:“小姐,救命啊,小姐落水了……”

        这声音,顿时吸引了鱼儿的注意力,她拉着陈冬生往码头边缘跑去……

        “啧啧,这小姐一落水,可就惨了,”有人边跑边说。

        “就是,要被那个汉子救起,还不是嫁于人家了,”

        陈鱼一听眉头紧锁,脚下的脚步更快了。“爹,让小姐家的人拦住那些看热闹的,再找些厚披风来,快,”说完之后,就加速往前跑,然后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中,“砰”一声,跳下水了。

        而那边,那些个丫鬟都是旱鸭子,在船上叫嚷着,却不敢让小厮或者渔民去救,怕一救,会毁了小姐一辈子。正焦急的时候,看到有人从岸边跳下来,眼里的担忧就更深了。

        鱼儿一边快速的游着,一边想着还好刚才在干爹那里吃了些东西,休息了一下,不然这会儿救人不成,反把自己搭进去了。

        “救……咕咕……”那小姐在水里挣扎了一会儿,已经没有力气了,此刻正往下沉……

        “你别乱动,”陈鱼喘口气抓住了她,在她耳边吩咐着,“我救你上去,你别乱腾腾,不然咱俩今天都得死,”

        那小姐还算是冷静的人,顺着她的方向不敢动弹,只是拼命的让自己的头露出水面,免得自己被溺死。而拖着比自己还高的人,鱼儿是没什么压力的,毕竟水里有浮力,这个根本不累……

        等鱼儿拖着那小姐到岸边的时候,那家人早就听陈冬生的吩咐,拦住了一众人,并让丫鬟在岸边拿了两套厚厚的风衣候着,等到陈鱼把人救起来后,立刻有丫鬟上前裹住她们,那些人连样貌都看不清楚,更何况是身子了。

        陈冬生心里虽然焦急,但见鱼儿上了岸,被人家扶着去换衣服了,就安心的等着。而陈鱼被扶着上了一条渔船,还没跨上,就听到一道嘤嘤哭泣的声音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呜呜……”

        “姑娘,里面备好了热水,请你清洗这身上的咸水……”有个极标志的丫鬟上前扶住鱼儿,眼里闪过的是浓浓的感激。

        “多谢,”鱼儿微微一笑。

        “是我们要谢你才是,”那丫鬟一边走,一边跟她说道:“要不是有姑娘,我家小姐今儿个就真的……”说到伤心的,忍不住红了眼眶。

        陈鱼没说什么,只是按照她们的吩咐洗了澡,换了一身料子极好的衣服,被丫鬟们擦干了头发,梳了一个精致的发型,戴上花儿,那模样,一下子就改变了。

        唉,咱重生好几年了,今天算是体会了一把真正小姐的瘾了。

        “姑娘,我家小姐有请,”灵儿是刚才那标志姑娘的名字,是陈鱼刚才问出来的。

        陈鱼扭捏的提了下裙子,觉得自己还真不是小姐命,就苦笑了一下后跟着她过去。自己原先的衣服湿了,要穿着是不行的,只能穿这个了。

        被救起的小姐喝了姜汤,洗了澡,换了衣服,重新梳理过头发,此刻正一脸端庄的坐在椅子上,看到陈鱼过来的时候,立刻站起来走过去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道:“今日,多谢妹妹搭救,不然我就……”

        不管是不是被救,这辈子,恐怕就毁了。

        “呵呵,乡下丫头,会泅水,所以小姐别记挂着,”陈鱼落落大方的笑着说。

        “不知妹妹如何称呼?年芳几岁?”那小姐也不提了,却问起了另外的事。

        “我叫陈鱼,今年十岁,”这些,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所以她回答的很是顺口。

        “我比妹妹虚长两岁,今年十二,我姓聂,单名一个晴字,”聂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握着陈鱼的手说:“以后,你叫我晴姐姐吧!”

        还有以后?陈鱼觉得那小姐是客套着的,她们是路过此处,还有什么以后呢?

        跟聂晴说了几句,推了她送给自己的东西,就要下船,在知道鱼儿的父亲在下面等着,聂晴也不拦着,叮嘱灵儿带了东西送鱼儿下船。

        最后,陈冬生跟鱼儿顾了俩牛车回村,好在她家在村口,牛车拐着上了她家,看到的人也不多,但总有人瞄到,一下子,村里人都知道了——陈冬生顾了一牛车的东西回了家。

        陈燕跟林氏听到敲门声,陈燕就去开了门,看到一牛车的东西,傻眼了,惊愕道:“爹,你买那么多的东西,那里来的银子?”家里的情况,她也是知道的,所以很是吃惊。

        “先别问了,把东西搬进去,”陈冬生指指车上的东西,心情颇有些沉重的说。

        陈燕见爹爹的表情古怪,就瞄了一眼鱼儿,见她不但衣服换了,头上还戴着头花,颇有几分富家小姐的味道,那气氛却很诡异,弄的她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低头跟陈鱼一起搬东西,搬完之后,陈冬生给了赶车的车钱,就进来把大门关了。

        当初盖屋子的时候,他们围了围墙,所以一般人除非能进院子,否则大门一关,就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了。

        挺着大肚子,林氏睁大双眼看着陈燕陈鱼一趟趟的往院子里搬东西,表情错愕的看着陈冬生道:“你……你怎么买那么多东西?这些东西……”就算她不懂,但也知道那些东西价值不菲,就怒瞪道:“你不知道现在家里缺银子吗?还没那么多没用的,还有,鱼儿怎么回事?怎么换了身衣服?”

        看到十岁的女儿换了衣服后,那双原本被发丝遮盖的大眼睛此刻正无奈的望着她爹,那灵动的气质,是她原先没有发现的,这会儿,她才知道,自己的小女儿长大了,该许人家了。

        “唉,进去说,”陈冬生没有反驳林氏的话,只是拥着她进屋,然后扭头吩咐陈燕道:“把那些东西搬进来,这些可不容易买到,是人家送给鱼儿的,”,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