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渔家女在线阅读 - 第70章 又一个极品

第70章 又一个极品

        “唷,这是谁家的娃儿啊,怎么嘴甜,”新娘子那边的人听了,立刻喜悦不已,伸手狠狠的抓了一把喜糖,塞进了鱼儿的怀里,出声问道。

        “阿勇哥哥是我大堂哥,我爹爹家里排行老三,”陈鱼糯懦的回答着,脸上一副的懵懂,但那样子,却收买了一屋子的人心。

        “喔,是陈冬生的一对女儿,瞧瞧,真是机灵可爱,”有人恍然想起,夸赞道。

        “大堂嫂,你真漂亮,”陈燕瞅着见她满脸的喜悦,白嫩的脸上只是扫了淡淡的胭脂,更加衬托她的大方自在,这样的人,让人从心里忍不住的想要接近。

        “这两姐妹,嘴跟涂蜜了似的,瞧着真让人欢喜,”一屋子的人,说说笑笑,气氛比刚才更欢愉了。

        “啧啧,我说大侄媳妇啊,”张氏拿了一把的瓜子,依靠在新房子的门口,一脸的不忍,瞅了陈燕姐妹一眼后,摇摇头道:“这大喜的日子,我还真的是不忍心,可你瞧瞧,这老三家的心可真够狠的,自家闺女被退亲了,也不忌讳着,让人进了新房,真够晦气的!”

        她的话一说完,一屋子的人都沉默了,陈燕的眼眶里露出了泪水,隐忍着不肯滑落,而张氏看到这一幕,心里直笑的颤抖,恨不得大声嚷嚷出来——看到陈冬生一家住进了新屋子,自己还要被人指指点点挤兑着,心里恨不得砸了那新屋子,气不能出,就往他们身上出了。

        大房娶媳妇,三房般新家,个个都过的比她好,她就要让他们过不好,再怎么样,要他们心生嫌隙就更好了。

        陈鱼见此情景,恨不得上前撕烂了张氏的嘴,可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只能伸手捏住陈燕的手,让她不至于失去了理智,嚎啕大哭起来——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比任何的羞辱都来的重。

        张氏的心,真的够狠!

        第一次,陈鱼把张氏当仇人看,恨她心胸狭隘的把下流的手段冲着一个刚满十岁的孩子来,要知道陈燕还算是成熟,不钻牛角尖的,要换成别人,说不定早跳河了。

        气氛,僵凝着,因为张氏站在门口,想要躲避难堪的陈燕根本出不去,而陈鱼想要出去叫人也不可能,就这样对峙着,气氛,诡异而沉静……

        “燕儿,”突然,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新娘子的身上,只见她露出温暖包容的笑容,含笑的双眼紧紧的看着陈燕,柔柔的道:“你才十岁,还未成年,过几年,总有人会知道你的好,更何况,咱家的燕儿那么美,长大了,长开了,提亲的肯定会挤破你家的大门!”这张氏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

        当初,自己的亲事差点就毁在她的手里,这会儿,她又开始起幺蛾子,真是贼心不死啊!

        “呵呵,就是,”紧接着新娘子说话的是当初跟周氏在大码头遇到的,冯家姑妈,她看到张氏心里就不舒服,想着自家侄女的婚事差点就被自己毁了,心里懊恼的很,现在好不容易亲事成了,这张氏还想在这大喜的日子给侄女添堵,心里更是恼恨到极点了。

        “燕儿,你看我家云儿,这兜兜转转的被人挑拨离间,还不是嫁给你大堂哥,所以啊,别怕,这都怪别人无眼,没发现你的好,以后啊,有的人家后悔的时候!”冯家姑妈伸手搂住陈燕,狠狠的瞪了张氏一眼后柔声的安抚着,让原本委屈不已的陈燕忍不住的落了泪。

        “哎唷,今儿是个大堂哥的大喜日子,咱不能掉金豆子,”冯家的人都挺好的,哄着陈燕破涕为笑,让陈鱼满心的感激。

        要是换成尖酸刻薄一点的,不落井下石的羞辱陈燕就好了,说不定还连累爹娘受羞辱,这一刻,对这个大堂嫂,陈鱼心里是真真的喜欢。

        张氏原本是希望冯云儿能气的大骂或者恼恨说不嫁了,闹大一点才好,没想到就这样被遮掩过去了,心里不满恼恨起冯云儿的大度,嘴里呸了一声,就扭着身子走了。

        “这个张氏,真的让人讨厌,”冯家姑姑见她走后,立刻怒气冲冲的骂道。

        “姑姑,这样的人,不值得咱生气!”冯云儿依旧柔柔的劝着,保持着新娘子的温婉。

        “大堂嫂真好,”陈鱼糯懦的笑着说。

        “呵呵,你大堂嫂好在哪里啊?”有人逗弄着鱼儿,让她说个名堂出来。

        我去,真把我当小娃儿啊!陈鱼心里嘟囔着,但脸上却挂着灿烂的笑容,扳着小手指甜甜的说道:“大堂嫂美美的,说话柔柔的,对姐姐好,对鱼儿好,鱼儿喜欢大堂嫂……”

        “瞧这孩子,真让人喜欢!”大家一听,都笑了,把冯云儿逗的嘴角含笑,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笑什么那么开心,说给我听听,让我也乐乐,”进来的是梁氏,她今天来这里帮忙,虽说酒桌不多,但总不能让周氏下厨烧菜,所以就请了几个要好的,手艺还过得去的来帮衬着……她进来,是送茶进来的……

        “呵呵,这陈家老三家的两个闺女,真的让人欢喜,”冯家姑妈没把张氏闹腾的事说出来,而是把刚才陈鱼说的话说了一遍,笑的直抹眼泪说:“你说,这姑娘嘴抹蜜了,逗的我家云儿直笑……”

        “这两姑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是好的,”梁氏一听,随即夸赞着。

        从张氏离开后,这屋子里的气氛就好了很多,连陈燕的脸上也露出了点点的笑意,让陈鱼心里松了口气。

        陈鱼以为,这张氏惹了个没趣,估计喝喜酒会窝着了,结果她不但没有,还满脸笑意的张望着,好像在期盼什么,这让陈鱼不得不警惕,怕她又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落得的难堪是冲着冯云儿去的。

        “娘,”陈鱼走到林氏的旁边,见陈燕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就低声的把刚才在新娘房里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不等林氏发火道:“是大堂嫂解了围,还安抚姐姐……”

        “这个天杀的,”林氏恨的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打张氏几巴掌,但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要真的闹起来,丢脸的是大嫂,所以她极力的忍着。

        “我刚才看到二伯母东张西望的不知道在等什么人,怕她又想欺负谁,到时候委屈的是大堂嫂,所以娘,你跟大伯母说一声……”她是想着林氏看在冯云儿帮了陈燕的面上,应该会帮衬她的。

        提醒一下周氏也好,免得到时候突如其来发生什么难堪的事,也好让她绷住咯,不管怎么样,都等大喜事过去后再说。

        林氏明白了陈鱼的意思,伸手点了她额头一下,嘴里嘟囔道:“就你滑头,”然后转身朝周氏的屋子走去……

        林氏进屋的时候,陈鱼看到门口进来一个中年妇人,带着三个小孩,那妇人圆圆的脸,白嫩的皮肤,看着她那样,陈鱼总觉得她跟某个人很像,一时想不起是谁了。等到张氏露出谄媚的笑容,迎上去叫着妹子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个人是谁——胡氏唯一的女儿,陈氏。,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