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让心儿静一静在线阅读 - 347、了却心事

347、了却心事

        赵良很理解客人的心思,似乎并没有急于将自己的心思讲出来。

        很耐心的听着洪泰刚的介绍,不住的点着头,似乎明白了些,又似乎仍有些疑惑,道:“既然这样,那你们经文保还有什么用啊?”

        洪泰刚一听不禁大笑道:“我们的职能,一方面按照文管法的相关规定,打击文物犯罪,这里面的具体内容我就不给你多说了,抽空你可以学学文物管理法。另一方面,就是有的人偷梁换柱,比方用玉石粉碾压后作为和田玉卖,或将现代一般的玉做旧后,再随便编个故事,作为古玉从事许骗活动,像这样的违法犯罪活动,也属于我们打击的对象。”

        赵良似乎终于听明白了,就道:“你懂得还真不少呢,看来你也发了不少横财吧?”洪泰刚听后,微微一笑,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们与经文保在同一楼办公,我经常到他们办公室串门,时间一长,略知一二。不过正如你说的,现在文化市场上高仿的东西很多,因此真正的古董很少。否则,价格也不会那么便宜。”赵良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原来是这样啊。”

        突然间,洪泰刚似乎想起了什么,打量了一番赵良,道:“怎么你也喜欢啊,我给你送点?他们前两天刚刚收缴了一批。”

        赵良一听,忙道:“靠。你把假的古董送给我,你好意思说出口。要送也送真的啊。”洪泰刚见赵良误解了自己,就道:“现在高仿的技术很先进,不是内行人根本看不出来。”赵良并没有理会洪泰刚,继续道:“我估计王羲之的《兰亭序》,还有《清明上河图》你也搞不到,那你送我点定汝哥钧官瓷、青花三彩、明宣铜器、五帝铜币,我都喜欢。”其实,对文玩,赵良还真的不懂,之所以能说出当前文玩热宠,多半是从刘大可那里了解的。

        洪泰刚一听不由的笑了,道:“我也喜欢,那都是国宝级的,你杀了我,我也搞不到啊,不过有的高仿瓷器,釉彩真的不错,冰裂,而且有种玉化的感觉,好多专家都鉴定为真品。”

        也许赵良与洪泰刚那津津有味的话题,客人们并不感兴趣,也听不懂,对二人的窃窃私语有些不满,陆春就道:“你们二位在说什么黑话”

        洪泰刚望了陆春一眼,刚想回话,赵良头也不抬道:“别管他,他们都是文盲,对这文人高雅的事情根本听不懂。”洪泰刚微微一笑,就又对赵良道:“如果你真的感兴趣,你抽时间到我办公室,我领你去现场看看,长长见识。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找人领你去买,保证是真货。”赵良见目的已达到,就举杯道:“那好吧,我抽时间一定去你办公室,到你局里见识一下。”洪泰刚则道:“好吧。”洪泰刚说着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心事已了却,接下来就剩喝酒了,也许说话的时间有些长,客人早已等的不耐烦,因此喝酒的速度明显加快。不长时间,每个人的脸上已显露出醉态,言语也就有些语无伦次。在高燕挂职期间,徐作才经常邀赵良一块聚会喝酒,赵良有时带上高燕,因此,徐作才和高燕比较熟悉。坐在高燕身旁的徐作才,一低头,见高燕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穿着粉红色的高跟鞋,而且晚上一直在玩手机,沉默寡言,就取笑道:“高大美女,怎么,有什么喜事了?”洪泰刚等人见机也一起取笑道:“是啊,高妹妹过去一直很活跃,今天怎么这么矜持啊,女汉子变成淑女,我们倒不习惯了。”

        满脸肃然的高燕望了洪泰刚一眼,淡然道:“你是不是喝多了,拿我开涮啊。”洪泰刚似乎对高燕有些不满,借着酒劲就道:“虽然是赵良请客,毕竟你是省里的领导,美女也不敬我们在基层工作的一杯啊。”洪泰刚的话语,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如高燕不敬酒,就是看不起在座的马山客人;如果高燕敬酒,高燕就成了省里的领导。高燕的脸色有些阴沉。赵良理解此时高燕的心情,担心再僵持下去,或是对方言辞欠妥,会使双方更加尴尬,甚至会发生不愉快,就向身边的洪泰刚使了个眼色,道:“靠,一个大老爷们家,你们有点风度不行吗?非要逼着人家女士喝酒干什么,要喝咱哥俩一对一喝。”赵良说着为自己倒满一杯白酒。

        也许酒喝的有点多,神志不清,洪泰刚根本不理解此时赵良的心思,摇晃着站了起来,举着满满一杯白酒,望了高燕一眼后,转身对赵良道:“高科长是你什么人啊,你这么护着她,天下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除非他有病。我就想专门敬高科长一杯白酒。”洪泰刚说着,迈着醉步向高燕走去。

        高燕见洪泰刚要向自己敬酒,于是,急忙将杯中红酒倒满,然后慢慢站起,举杯望向洪泰刚,道:“既然洪大哥这么说了,我年龄小,还是让我先敬洪大哥吧。”高燕说着,一仰脖,将杯中红酒全部喝了下去。高燕的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摇晃而去的洪泰刚见状,顿时停住了脚步。

        短暂的宁静过后,接着便是一阵起哄,大家的目光一起望向洪泰刚,看看洪泰刚如何跳进自己挖的坑。洪泰刚知道理亏,又觉得一口气将杯中的白酒喝下,有点为难,就回身欲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赵良见状,笑道:“还找事吧,这回摊上事了吧?”其他客人更是不依不饶,除了劝洪泰刚喝下外,还有的起身欲上前,硬要让洪泰刚喝下手里满满一杯白酒。洪泰刚望了大家一眼道:“我与高科长间的事,你们掺合什么啊,是不是想陪我把这杯酒喝下去,还是想替我喝了啊。”洪泰刚说着一双求助的目光望向高燕,高燕满脸的木然。

        洪泰刚见难以逃过这杯酒,为自己刚才的多言,深感懊悔,就扇了自己的右脸一巴掌,道:“以后再也不多嘴了。”洪泰刚说着,两眼一闭,将满满一杯酒喝了下去,然后将酒杯向大家亮了亮,示意已将酒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望着洪泰刚的举动,大家不由的大笑起来。洪泰刚则摇晃着向自己的座位走去。高燕又倒满红酒,然后,轻轻的站了起来,举杯对客人道:“我再敬大家一个酒,感谢在马山挂职期间,在座诸位对我的关照。”高燕说着又喝了下去。

        这次轮到洪泰刚看笑话了,望着徐作才等人为难的表情,就劝道:“你们这帮臭小子,刚才怎么看我的笑话,这次轮到你们了吧。”高燕则道:“洪大哥,刚才那杯酒是我单独敬你的,这杯酒是我敬大伙一起的,如果你还想让我单独敬你,就请你先把这酒喝了。然后,我再单独敬你。”高燕刚说完,大家又开始将目光集中到幸灾乐祸的洪泰刚身上,洪泰刚知道自己又失言了,又扇了自己的的左脸一巴掌,道:“真是猪脑子,吃了十年豆子记不住豆性。”

        也许洪泰刚知道自己难逃眼前这杯白酒,无奈之中,又喝了下去。坐在洪泰刚身边的赵良,一直在观察着洪泰刚的表现,见洪泰刚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就笑道:“别着急,我这还有一杯等着敬你呢。”洪泰刚刚想说什么,捂着嘴急忙站了起来,欲向门外走去,但有些不支,随着“哇”的一声,洪水爆发般喷射了出来,满满的酒香,顿时弥漫着整个房间,接着传来洪泰刚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大家见状,急忙上前,有的叫来服务员清扫房间,有的将洪泰刚搀扶到沙发上休息,也有的为洪泰刚端来热水。洪泰刚似乎感到胃里很难受,随着不停的呕吐声,向卫生间走去,顿时房间内乱作一团。

        连着喝了两大杯红酒,高燕也许有些酒力不支,趁大家忙着照顾洪泰刚,就一个人悄悄的溜出了房间,但这一切却被赵良看在了眼里。

        也许心里惦挂着高燕,赵良见高燕已出去好长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将大家安顿好后,急忙向酒店高燕住的房间走去。

        果然,正如赵良预料的那样,当急切的赵良走进高燕房间的时候,高燕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赵良忙道:“没事吧?”

        望着赵良不安的样子,高燕的目光满是疑惑,道:“我能有什么事啊?”高燕说着拿起茶几上的矿泉水,轻轻的呷了口。此时的赵良如释重负,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刚刚喝过白酒,胃里有些往上翻,赵良想借矿泉水压压,就上前欲接过高燕刚喝过的矿泉水。高燕见状,急忙将另一瓶没有喝过的矿泉水递给了赵良,赵良脸上似乎有些尴尬。

        赵良拧开高燕递过来的矿泉水瓶盖大口喝了起来,一瓶矿泉水很快喝干了,然后又充满歉意的目光望向高燕道:“本来是想让你出来散散心,没想到让你喝了这么多的酒。”

        高燕微微一笑,道:“我没事,你去照顾你的客人吧。”然而,赵良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相反,紧挨着高燕坐在了沙发上,望着眼前的电视道:“让这小子们自己喝去吧。反正我们不回去他们不会散。”高燕望了满身酒气的赵良一眼,挪了挪身子,继续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