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嫡女归在线阅读 - 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能立刻察觉

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能立刻察觉

        “表哥初次来煌州,不多待两天再走么?这里也有好些风景秀丽的地方,改日可以去走走。”

        司徒文渊摇摇头说:“不了,枫林山庄如今是我主事,实在有诸多事务要处理,不能多待,我这就回了,周妍那儿,就劳烦表妹帮我说一声了。”

        “不过道个别而已,你为何不亲自去?”叶浮珣不解地问道,“还有,你真的就眼睁睁看着周妍跟别人在一起了?”

        司徒文渊由衷地说道:“灵表妹,我知道你是好心,想要撮合我跟周妍,但是她现如今已经有了心仪之人,我不应该再涉足进去,只要周妍过得开心,我就真心祝福她。”

        “我明白了,”叶浮珣颔首,只是心里犹在为他和周妍这段本不该错过的缘分而感到可惜,“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那我送送你吧。”

        没想到的是,两人刚走出院子,就迎面碰上周妍。

        周妍的神色不是太好看,看向司徒文渊的时候,眸中隐约有怒气涌动,叶浮珣见状,很识趣地退下了。

        “要不是我特意来找你,你就打算偷偷走了是不是?既然要离开,为什么连跟我说一声都不愿意?”周妍语气不善地质问道。

        司徒文渊若无其事地答道:“我知道你有睡懒觉的习惯,不去找你只是不想打搅你罢了,何谈偷偷走?”

        “你当真这就要走?”

        “是,”司徒文渊抬头看了看天,“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该启程了。”

        周妍叹了一口气,颔首道:“好吧,我送你出去。”

        两人道别后,司徒文渊打马离去,独留周妍站在驿馆门口,眼神迷离,面色沉重。

        “既然舍不得,方才为何不开口挽留呢?”身后传来叶浮珣的声音。周妍转头故作轻松地道:“我没有舍不得啊,只是可惜没能安排他跟元公子见一面而已。”

        叶浮珣也不跟她争辩,转而问道:“对了,你跟元公子相处得如何了?你真对此人动心了?”

        “算是吧,”周妍走过来挽着叶浮珣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说,“元公子几乎是个完美的人,但正因如此,反而觉得少了些什么。你说我是不是很奇怪?”

        叶浮珣意味深长地道:“感情的事本来就难以说得清,有时候你觉得好的人未必就真的适合你,而你喜欢的偏偏就是那个你最意想不到的人,情扎根在最深处,而你没有察觉。”

        周妍愣了愣,她知道对方是在暗示她和司徒文渊两人对彼此的感情,可她仔细一想,总无法承认自己对司徒文渊的情是男女之情。

        不过,这一番话引起了周妍的深思,让她开始慢慢地思考自己对司徒文渊的情感,从而心乱了起来,每日心怀苦恼,也不去见元字里了,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独自郁闷。

        叶浮珣见周妍这样,也不知该怎么开导,她自己心里也一团乱,比周妍还要苦闷,白玉仙与她继续做着这有名无实的夫妻,虽然表面上一切都很和谐,见面了还是与以往一样说话,可越是如此,叶浮珣每每见到白玉仙便越是心痛。

        假如他们之间不是还有一个孩子作为纽带维持着这层关系的话,恐怕已经连见面都没有必要了吧?白玉仙心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了,少了她在生命里,根本没有差别。

        因心内郁结,叶浮珣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变得性情古怪,有时候沉默不语,一个人坐着发呆,有时候脾气暴躁,一有什么事不合心意,便是一顿训斥。

        而且经常神情恍惚,神志不清,偶尔做了糊涂事,自己清醒后却又什么都不记得,好像忽然间又回到了她生产之前的那几天。

        而且,这一次是突然间变成这样的,之前没有丝毫的预兆。

        今天早上,在给孩子喂饭的时候,叶浮珣喂着喂着就走神了,一直拿着一把空勺子喂进孩子的嘴里,这动作持续了有大概半盏茶的工夫,直到琦玉走进来看见了,才将她从恍惚中唤醒。

        叶浮珣大骇,她对琦玉所说的一切根本没有半点印象,赶紧转头看向萧敞:“是吗?那我没有伤到敞儿吧?”

        “这倒没有,小世子很好。”琦玉紧盯着叶浮珣,犹豫了片刻又说:“公主,你的情况好像又变得越来越严重了,是不是应该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之前你们不也请过大夫来看吗?可是结果大夫根本诊断不出什么,既然这次的情况与先前的是一样的,那么想必请大夫来也没什么用。”

        叶浮珣摇首道,她心想,上次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心理压力大,这次应该是因为心中抑郁所致吧,或许过两天就没事了,顿了顿,说:“琦玉,我的情况不要告诉王爷,我自己的事自己处理,不用去打扰他,明白了吗?”

        “这……”琦玉很不明白,隐隐觉得公主和王爷之间大概发生了什么,近来似乎有些疏远了,但是她作为一个下属,自然没有过问主子的权力,因此即便满腹疑问也只能点头应诺。

        琦玉决定听从叶浮珣的意思,并没有把她的情况透露给白玉仙,然而第二天晚上,却出了一件令人胆寒的事情。

        因叶浮珣情绪不稳,琦玉十分担心,为了确保随时都能知道情况,她晚上便躺在叶浮珣寝房的屋顶上睡觉,只要下面有什么动静,她便能立刻察觉。

        到了半夜的时候,原本静谧无声的院子里突然响起开门声,琦玉敏锐地睁开双眼,翻身一跃下了屋顶,却见有两个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其中一间是叶浮珣的寝房,而另外一间则在隔壁,乃是萧敞的婴儿房。

        因为有奶娘和侍女们整夜守着,里面是亮着灯火的,透过窗户清晰可见一个人影慢慢走进去,琦玉暗道一声不好,大步流星奔过去,只见叶浮珣手里正握着一把匕首,逼近熟睡当中的萧敞。

        琦玉当即大喊一声:“公主,不要!”

        叶浮珣听见声音,却并没有清醒,转过身来,目光凶狠地瞪着琦玉,怒吼道:“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孩子,你别想得逞,我这就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