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说是长安来的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说是长安来的

        “皇帝陛下愿意给在下机会,在下自当感激,可没有的事情,在下又怎么能胡说。”

        “难不成,在下说着背后之人是汉王殿下,陛下也信吗?”

        张集这话一出来,皇帝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赵辰是背后之人?

        他张集怎么不说自己这个皇帝才是背后之人?

        这混蛋现在是软硬不吃?

        一心寻死?

        “来人,上刑!”皇帝也怒了。

        自己已经给过张集机会,是他自己不够珍惜。

        狱卒飞快的跑进来,看了一眼张集,立刻便把他拽了下去。

        很快,外面就传来张集痛苦的哀嚎声。

        皇帝坐在原处,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很快,狱卒便再次带着张集走了进来。

        不过此刻的张集浑身是血,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了。

        看样子刚才的刑罚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崩溃。

        “张集,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出来,朕就放你一条生路。”皇帝面无表情的盯着张集。

        张集慢慢的抬起眼皮,满脸颓丧的看向皇帝,又是惨烈一笑,依旧是一句话不说。

        皇帝此刻也明白,张集这是铁了心要跟自己对着干。

        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问的。

        摆了摆手,皇帝便让狱卒带着张集离开。

        走出泉州监牢,张集的脑袋已经被狱卒用布包裹着,准备拿到城外挂在旗杆上。

        皇帝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黔州火药,泉州倭国浪人,以及张集的表现,皇帝可以十分肯定的是,他们肯定是有幕后之人的。

        但这幕后之人的线索,自己是一点也没发现。

        ……

        泉州的事情处置完,皇帝也起驾回长安去。

        韩冲带着黔州军回了黔州,李恪留在了泉州,他还得再这里督造大唐战船。

        准备随时出海,去闯荡他的世界。

        赵辰在泉州休息了数日,也启程往北边方向去。

        不过赵辰并不直接往长安回去,巡视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当初李若霜交给自己的书信,他还没带到。

        赵辰打算先往利州去,见了武诩之后,再往蓟州走,好长时间没有收到程处默和秦怀玉他们的消息。

        赵辰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带兵打到了哪里。

        如今赵辰身边只有五十名配备火铳的玄甲军跟随。

        一路上倒也没耽搁,偶尔遇上几个劫道的山贼,轻轻松松的就给解决了。

        两个月之后,赵辰带人已经来到了利州。

        ……

        利州。

        武府。

        因为武诩在长安一直住在汉王府,利州都督自然是不敢怠慢。

        武家虽然只有武诩这样一个女儿,但利州上下也没人敢招惹武家。

        不过即使没人招惹,可自己也有自己的烦恼。

        武家老太最近几个月就跟烦恼。

        自己家女儿从长安回来也有半年之久,虽然不知道自家女儿在长安发生了什么事,但毕竟年纪到了,也该寻个婆家。

        不然一直待在家里,也难免成老姑娘。

        利州不少大家富奢也都纷纷派人来提亲,可自家这丫头,偏偏就见都不见一面,开口就让人滚出去。

        其中一家的公子不懂礼数,大白天趁武诩出门逛街,在街上想堵着他,结果被武诩好一顿教训。

        差点没要了那人的小命。

        这事之后,再也没人敢上门说提亲的事情。

        眼看着自家女儿年纪一天天的大了,武家老太急的头发都要白了。

        “我的姑奶奶,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再不找个婆家,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难道你要一辈子待在家里,当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吗?”

        “因为你的事情,我是一晚一晚的睡不着觉,你可怜可怜你这个母亲吧。”武家老太一脸难受的与武诩哭诉着。

        武诩看着自己的母亲,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在高昌,她见过太多人的演技。

        只是眼前这人是自己的母亲,她武诩面上平静,可这心里始终还是不能做到无波无涛。

        转身看向一旁,武诩不想去看自己母亲的眼睛。

        “丫头,娘听说你喜欢汉王,可你要知道,那是汉王,而且他已经有王妃,你怎么……”

        “母亲!”武诩打断武家老太的话。

        武家老太也是从旁人口中得知这消息的。

        至于武诩曾经和亲到高昌,这事早就被皇帝下了封口令,自然传不到利州来。

        “这事跟他没关系!”武诩淡淡说道。

        可武家老太毕竟是武诩的亲娘,武诩越是这样说,越是证明此事就是跟那位汉王有关。

        武家老太深知自己武家不是当初太上皇在的时候。

        自家女儿看上汉王,这事是绝对不能的。

        更何况汉王还有王妃。

        自家女儿做妾?

        哪怕是汉王,她武家老太也是不愿意的。

        做妾没有任何地位,汉王要是在意武诩还不要紧,若是不在意,那就是武诩末日的开始。

        武家也到时候会受到牵连。

        至于汉王在不在意武诩,这还用说嘛,武诩从长安回来半年,谁都没有见过任何一封来自长安的信件。

        甚至是一个口头消息。

        那位汉王殿下,说不定现在早就把武诩忘到九霄云外了。

        偏偏自己家这傻丫头,还在苦苦的等着。

        “那你是要逼死我才满意吗?”

        “王家公子多好的一个人,愿意入赘我武家,偏偏你把人打断了腿。”

        “你是要我武家绝种吗?”武家老太的话越来越尖锐,让武诩不由的感到头疼。

        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但她已然不是当初的小丫头。

        “既然母亲这样说,那母亲就当时这样好了。”

        “你!”

        “你个混账!”

        武家老太气的差点没当场晕过去,抬起手对着武诩就是一巴掌。

        武诩被打了一耳光,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的老天爷啊,我们武家到底造了什么孽,要生出这么一个不听话的女儿来啊。”

        “老天爷啊,你干脆一个雷劈死我算了。”

        “我不活了!”

        “主母,府外有人拜访,说是长安来的。”武家老太当着武诩的面呼天抢地,门外突然传来下人的声音。

        长安来的?

        武诩心中莫名有些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