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也没什么可说的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也没什么可说的

        黔州军押着被俘虏的泉州军士兵回到城内,张集的罪行也很快被公之于众。

        皇帝手里拿着从李恪手里抢来的火铳,完全就是爱不释手,在自己院子里是把玩了一次又一次。

        皇帝很想知道,赵辰到底是怎么想出来,弄出这么厉害的武器。

        虽然以前的轰天炮很好,如今也被他老李头视作珍宝。

        但和眼前这火铳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

        轰天炮杀伤范围大,但不易携带,哪里比得上这火铳,只要是个士兵都可以轻松使用。

        而且这东西,只要成群的使用起来,战斗时冲过来的敌人就完全是被一面倒的屠杀。

        这等厉害的武器,要是能完全装备在所有大唐将士手中,那大唐军队的战斗力,老李头想都不敢想。

        手里拿着火铳,皇帝再次细细的把每一个细节都看了一遍。

        这个时候,程咬金走进院子,朝皇帝拱手说道:“陛下,张集那边都安排好了,随时可以审讯。”

        程咬金心里是有些不理解的。

        张集的问题,随便让个人去审讯就是了,皇帝竟然说要自己去。

        事情明明已经给清晰,而皇帝这突然的操作,让程咬金有些不明所以。

        “朕知道了。”皇帝面上的神色突然阴沉,随后将火铳小心的用黄帕包裹,正准备去审讯张集,便看到赵辰从外面缓步而来。

        “你怎么来了?”见到赵辰的老李头有些疑惑,挥手示意程咬金先行一步。

        “过来跟你商量个事。”赵辰笑着说道。

        “商量什么事情?”皇帝心里免不得升起疑惑。

        以往赵辰可不会这样跟自己说话。

        商量事情?

        这小子以前可从来不跟自己商量的。

        “我准备去趟倭国。”赵辰开口,让皇帝愣在原地。

        赵辰去倭国?

        皇帝想不通其中的原因。

        “好端端的去倭国干什么?”皇帝试探的问道。

        “倭国浪人首领渡边一郎告诉我,这些被倭国流放出来的浪人,实际上都是倭国背后安排好的。”

        “就是为了骚扰我大唐安宁。”

        “于情于理,我想着得去拜访拜访倭国。”赵辰解释道。

        渡边一郎告诉赵辰什么皇帝是不清楚的。

        但显然赵辰是准备去往倭国。

        皇帝心里是不同意的。

        不管倭国有没有暗中授意这些倭国浪人对付大唐,赵辰亲自去往倭国,毕竟是异国他乡,一旦有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办?

        如果倭国并没有授意倭国浪人对付大唐,倭国在大唐面前,又以小弟自称。

        对付倭国,道义上站不住脚。

        而更严重的,一旦倭国真的授意倭国浪人袭扰大唐,赵辰若是去了倭国,又暴露了自己的意图,那岂不是很危险。

        皇帝宁愿赵辰待在长安,没事的时候多种种地,给自己搞一些厉害的武器出来,也不愿意赵辰去倭国冒险。

        “朕不答应。”皇帝立刻就否定了赵辰的想法。

        在大唐疆域内,他这个皇帝在,或多或少都能震慑一番别有用心者,可要是去了倭国,那就说不好了。

        见到皇帝如此笃定的否决,赵辰心里也明白皇帝的担心。

        但那个倭国啊,赵辰打心里就想着将他收拾了。

        “辰小子,这件事情朕绝对不会答应的。”皇帝再次强调自己的态度。

        并且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赵辰。

        赵辰苦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皇帝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让自己去倭国。

        不过想要收拾倭国,并不一样要自己亲自出马。

        “算了。”赵辰留下两个字,转身就走。

        皇帝听到赵辰这话,并没有任何不满,相反,赵辰放弃去往倭国的想法,皇帝心里很高兴,也是放下心来。

        见赵辰离去,皇帝才想起自己要去提审张集的事情,转身就往泉州府监牢方向走去。

        ……

        泉州府监牢,张集被关在此处已经有数日。

        虽然不曾被狱卒虐待,但张集也知道,自己的性命就在这么几天。

        张集不是没想过自杀,但牢中的狱卒每时每刻都有人死死的盯着自己。

        哪怕是绝食,也会被这些狱卒强行灌入。

        张集想咬舌,却被狱卒打落了所有牙齿。

        如今的张集,就是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再没了昔日的风光。

        “张集,出来!”狱卒的声音让张集回过神来,见到狱卒带着枷锁走进监牢,张集心里蓦然开始紧张起来。

        他知道皇帝为何到现在都不杀自己。

        无非是想从自己嘴里问出来些什么。

        自己在泉州这么多年,泉州却一直被倭国浪人侵袭,难免不会有泉州百姓上长安告状。

        可长安朝廷甚至连听都没听过这件事情。

        所以皇帝认定他张集在长安肯定是有人在维护。

        张集被戴上枷锁,推着走出监狱,来到刑讯室,便只看到皇帝一人坐在面前。

        “坐吧。”皇帝挥手,示意张集坐下。

        都到了这个地步,张集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一屁股便坐在了凳子上。

        “你们都出去,任何人不准靠近。”皇帝又对一旁的狱卒说道。

        狱卒拱手离开,刑讯室里只剩下皇帝与张集两人。

        “张集,朕亲自来这里审你,想必你心里也清楚原因,朕也不想多费口舌,把你背后的人说出来,朕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皇帝声音响起。

        倒是让张集为之一愣。

        皇帝的承诺他当然不会怀疑,只是皇帝未免有些太小看自己了。

        将背后的人说出来?

        自己是那等背主求生的人吗?

        “皇帝陛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在下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才闹出那等乱子来罢了。”

        “在下罪大恶极,死罪难逃,也没什么可说的。”

        “之于陛下说的背后之人,请赎在下实在不知。”张集摇头,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

        皇帝皱眉,他知道这是张集在跟自己装傻。

        但说实话,他并没有任何关于张集身后之人的线索。

        “张集,朕是在给你机会!”皇帝冷声说道。

        “皇帝陛下愿意给在下机会,在下自当感激,可没有的事情,在下又怎么能胡说。”

        “难不成,在下说着背后之人是汉王殿下,陛下也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