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那个赵辰怎么就不死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那个赵辰怎么就不死

        李靖的话,让渊盖苏文有些懵。

        他行军打仗这么些年来,见识过的敌军将领也不算少。

        可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李靖这样的,什么叫他们所有人不准攻击,让自己的人去攻击沧州城门?

        这是什么作战方式?

        渊盖苏文还从没有听说过。

        “大帅,这李靖在唐国被赋予军神的称号,说不定现在就是诈我们过去,然后将我们的人全都杀死在城楼下。”惠真皱眉。

        他可不相信真的有人会完全放弃抵抗,让自己的敌人去攻击城门。

        惠真就觉着,对面的李靖就是想要把他们骗过去杀。

        渊盖苏文望着累瘫在沧州城门口的己方将士,神色有些凝重。

        就算是号称天下最坚固的长安城门,也不应该在这么多次的攻击下而纹丝不动。

        可眼前区区一扇沧州城门,竟然直接把自己手下数十名将士给累瘫在那。

        “既然李靖都说了,他们不攻击,任凭我们攻击沧州城门,若是我们不去,岂不是让人觉着本帅怕了?”

        “去,派一百人去支援,一定要把这破城门给本帅撞开。”渊盖苏文与惠真喊道。

        惠真点头,虽然不太相信对面李靖的话,但还是转身去找了一百个身强力壮的高句丽士兵。

        为了让他们可以发挥全部的实力,一百人把身上的武器都丢在地上。

        小心翼翼的往沧州城门走去。

        沧州城楼上并没有一支箭矢飞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渊盖苏文心里疑惑更甚。

        他很好奇,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让李靖这般有恃无恐。

        一百名高句丽将士全身紧绷的走到沧州城门下,一直到城洞之中,才松了口气。

        一百人刚到,之前早已累瘫的数十人就退到一旁让出位置。

        众人也不耽搁,推着巨大的攻城车,狠狠的撞在城门上。

        巨大的反作力让不少高句丽士兵狠狠摔在地上。

        其余人也是感到双臂震的生疼,纷纷捂着自己的胳膊。

        再看城门,依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更别说是撞开城门。

        远处的渊盖苏文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一百人竟然撞不动一扇城门。

        这城门是用铁跟城墙浇筑在一起的?

        “渊盖苏文,还要接着试吗?”李靖的声音在沧州城楼响起。

        渊盖苏文面色刹那间便是阴沉一片。

        这么多人装不懂一扇城门,可着实让他感到愤怒。

        破不了城,他们想要从城楼进到城里,将是无比的艰难。

        沧州城是进入大唐的门径,一边是茫茫大海,另外一侧则是绵绵山脉。

        这沧州城,无论如何都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可攻不破城门,夺城战将会无比艰难。

        用人命堆,渊盖苏文也不觉着能有多少胜率。

        渊盖苏文望着李靖,什么话也没说,转身便驱着马离开。

        ……

        渊盖苏文大军撤退,一场攻城战胎死腹中,只留下几百具尸体在沧州城下。

        回到营地的渊盖苏文很是暴躁。

        他到现在也想不通过,就沧州的那一扇破城门,为何会那般的坚固。

        回来的攻击城门的士兵渊盖苏文也看了,每一个人手臂上都有严重的震伤。

        绝对不可能会是他们没有用尽全力。

        可即便如此,也还是没能撼动城门一丝一毫。

        “到底怎么回事?”渊盖苏文望向一众手下将领,面色难看。

        他们之前胜利了那么多次,甚至斩杀了大唐名将秦琼,本该势如破竹,一鼓作气的局势,现在竟然被一扇城门给挡住了?

        渊盖苏文如何能不怒?

        可手下的将领也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众人全都不做声,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所有人都不说话,渊盖苏文更是恼了。

        正要发怒,便看到有人掀开营帐的帐门走进来。

        “干什么?”渊盖苏文看着侯君集,面露不悦。

        今日攻城,侯君集竟然跟他称病。

        若是平常也就算了,关键是今日攻城还被对面狠狠羞辱了一番。

        渊盖苏文心情哪能好的了现在。

        “大帅,听说今日沧州城门怎么也撞不动,可有此事?”侯君集与渊盖苏文问道。

        渊盖苏文皱眉,继而面露冷笑,道:“怎么,侯先生是特意来笑话本帅的?”

        其余将领此刻也是面色不善的望向侯君集。

        只要他说一句是来笑话自己这些人的,肯定会被立即收拾个半死。

        侯君集笑笑,道:“大帅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何这沧州城门怎么撞都撞不开嘛?”

        渊盖苏文面色阴冷,目光逼视侯君集。

        一众将领此刻已经将手搭在武器上。

        “大帅有所不知,早在老夫还在长安的时候,赵辰就在万年县弄出来一种名为水泥的东西。”

        “若是老夫猜的不错,这沧州城门后面,已经有大量的水泥封堵了。”

        “将士们撞不动,这水泥的厚度,估计不下一丈厚。”

        “而且这水泥加上其他的碎石,比普通的城墙还要坚硬许多。”

        “所以要想破开城门,除非是把整座城墙推到。”侯君集微笑着与渊盖苏文解释。

        渊盖苏文当然没听说过什么水泥。

        但是听到又是赵辰弄出来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上次就是因为赵辰,他数万的将士被一场大火烧的没了人样。

        关键那还只是赵辰给李靖出的一个计策。

        这次呢?

        直接用什么水泥封堵住了城门?

        让他们完全攻不破城门!

        “那个赵辰怎么就不死!”渊盖苏文怒道,双目止不住的杀意外露。

        侯君集摇头。

        他也想让赵辰死,可他到现在还活着不是!

        一众将领也是将手从武器上收回,想着他们这次又被一个不在场的赵辰给弄的手足无措。

        众人心里免不得有些失落。

        “大帅,沧州城从外面攻,怕是难以攻破。”

        “就算是用人命堆,怕也是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还不一定能攻下城来。”

        “所以老夫建议,从内部攻破他们。”侯君集与渊盖苏文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一封信。

        渊盖苏文接过信,却是并未立即打开,他等待着侯君集的解释。

        “这信是李泰给老夫的,他想要与大帅议和。”侯君集解释一句。

        “议和?”渊盖苏文有些愣神。

        将手中的信拆开看了一遍。

        “这封信有几分可信度?”渊盖苏文看完信,将信放在桌子上,与侯君集问道。

        虽然信上只说了议和的事情,但渊盖苏文还是可以提条件的嘛。

        当然,这得建立在这封信是可信的情况下。?